mmel.xyz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激情 > 【榨汁机】

【榨汁机】


  「妈,我回来了。」
  「江江回来啦,快去洗手,准备吃饭了。」
  只见一位美貌的妇人正在厨房忙碌着,而餐桌上,已摆上了热腾腾的饭菜。
  西红柿炒蛋,丝瓜白贝汤,除了这些清淡的素菜,也不乏小炒肉,香辣虾这
种令人嘴馋的荤菜。诱人的香味扑面而来,让人不由得想立马饱餐一顿。
  再看厨房中的妇人,虽然已经年过四十,却因自身的丽质和后天的保养而显
得格外年轻。因方便做饭而扎起的长发下,是波光流转的黑色眼眸,此时因为儿
子的归家而染上几分温柔的笑意,再往下,是小巧的鼻子和微张的粉唇,得益于
此,她总是被同事们调侃说四十岁的职场女性却有着十八岁花季少女的精致五官。
虽说如此,细看之下,仍能发现她的眼角有着细微的皱纹,但却让她带上了与少
女不同的别样风韵。除此之外,连宽松的家居服都掩盖不住的前凸后翘的身材,
也昭示着女子已非不谙世事的少女,而是经过岁月洗礼的已婚妇人。
  而这位妇人,正是王江的母亲,余思南。因为出生于书香门第的缘故,余思
南虽身为职场女性,却不似普通的白领那般强势,咄咄逼人,而是温柔而别有气
质。也因此,在她的丈夫,也就是王江的父亲因车祸去世后,有无数的人向她示
爱,渴望摘得这朵纯洁的白百合,可是她都因要抚养王江的缘故,将众追求者拒
之门外。
  而对于王江来说,余思南不仅仅是生育她养育她的母亲,更是他的性幻想对
象,他的所有物。还记得他的第一次春梦,以往温柔体贴,却圣洁不可攀的母亲
被他骑在身上,被毫不留情地贯穿着,侵略着,嘴上说着不要,骂着他这个毫无
道德的孽子,身体却不由自主地迎合著他每一次的撞击,直到生育王江的子宫里
填满他的精液。
  但这在之前,仅仅存在于王江的幻想中,他深知他的母亲骨子里是个多么传
统而守旧的人,裙子永远过膝,永远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不让他人有一丝机会
窥得她美好的身材。而对于性,她的母亲更是抱着坚决抵制的态度,甚至将其当
成一种罪恶。还记得在王江处于青春期时,只因为一张被他压在枕头下的稍显裸
露的女性照片,而被母亲骂的狗血淋头,还被罚站了许久。
  然而这一切,在他意外得到那颗神奇的水晶后,都改变了。
  饭后,王江和他的母亲余思南正坐在沙发上,看着近期格外火爆的电视剧延
禧攻略。
  「妈,我有点渴。」
  「好,我去给你倒杯水。」说完,她从沙发上站起,准备往饮水机走去。此
时她做饭时扎起的头发已放下,乌黑的长发就这样随意地披散肩上,在王江身边
路过时微微佛过王江的脸颊,像极了一种无声地撩拨。与此同时,王江的眼神也
暗沉了下来,像极了想要捕获食物的猎豹。
  「妈,我不要喝水,我想喝【榨汁机】榨出来的果汁。」
  「【榨汁机】吗……?」她的动作微微一顿,眼神中出现瞬时的迷茫,但随
即便恢复了正常。
  「我知道了。」刹那之间,她的眼神变得坚定,嘴唇闭起,全身的肌肉由松
弛变为紧绷,就像是一瞬间化身为平日的职场女性,沉稳而自信。
  与此同时,她开始褪去身上的衣物,首先是亚麻材质的裤子,然后是相关材
质的宽松上衣,接下来是保守非常的白色棉质内裤,最后是白色的运动型内衣。
  「妈,你这是干什么?」王江故作惊讶地问道。
  我在……干什么?余思南的眼中闪过一丝迷茫。
  但随后,她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江江不是想喝【榨汁机】榨出来的果汁吗,
那我作为母羊牌【榨汁机】,自然要尽心尽力地榨出最美味的果汁啊。」她将这
些话脱口而出,仿佛这些话已经印在了她的脑海中似的。
  再看此时的她,拥有E罩杯挺拔乳房,可以预见揉捏起来将是如何的富有弹
性,极具手感,往下,却是莹莹不足一握的腰肢,同时,归功于长期的锻炼,她
的臀部是那种蜜桃型的翘臀,而腿部也是笔直匀称,却不会过分夸张,给人一种
恰好的肉感,当然,最诱人的莫过于
  「那么妈妈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呢?」王江一脸玩味地向后躺倒在沙发上。
  「首先,要进行榨汁物的清洗。」
  「清洗是指……?」王江注视着他母亲诱人的胴体,问道。
  然而她并没有回答,而且径直走到王江面前,蹲下来。
  下一刻,王江的小弟弟便被温柔地掏出,然后被送进母亲温热的口腔中。温
暖而湿热,王江感到自己的小弟弟被母亲有规律地逗弄着,一进一出,冷热交替
着,偶尔,她的牙齿会轻微地碰到王江的包皮,带给王江一阵别样的感觉。一想
到他以往传统圣洁的母亲此刻却像一个妓女一样,毫不在意地舔弄着她儿子的小
弟弟,王江便感到一股热流往下流去,不一会他的小弟弟便抬起了傲人的头颅。
  「江江这次的【榨汁物】还是一如既往的别具口感呢。」在将王江的小弟弟
舔弄至一定硬度后,她便从中温柔地抽离出来,还不忘像完成一件家务一样,发
表评论。
  「妈,你在干嘛啦。」虽然心中知道这都是自己所为,王江还是忍不住想听
自己的母亲说出早已设定好的话语。
  「清洗,就是指用身为【榨汁机】的我的口腔,通过舔弄、深喉等一系列过
程将榨汁物——江江的阴茎转化为适合【榨汁】的状态。江江你怎么每次都要这
么惊讶地询问一次啊?」裸露的母亲站起身,温柔而略带宠溺地看着她健忘的儿
子,殊不知,她的儿子正是将她推向深渊的罪魁祸首。
  「可能是最近工作太累了吧。那么接下来的步骤是……?」王江从下方注视
着母亲硕大的乳房,问道。
  「江江在努力工作的同时,也不要忘记注意身体哦。」说完,余思南轻轻摸
了摸王江的头,像安慰小孩子一样。
  「接下来,是【榨汁】过程,也就是说,妈妈这个【榨汁机】,要将江江的
【榨汁物】放入妈妈的小穴中,通过收缩、扩张、搅拌等一系列过程榨出江江【
榨汁物】中的【汁液】。」余思南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妈,这个不就是做爱……」
  「江江,我知道你有这方面的需求,但是,这么污秽的观念你绝对不能有,
这只是非常正常合理的一次【榨汁】过程。」余思南的眉头蹙起,眼中带有明显
的怒意,很明显,【做爱】这个词触犯到了她传统的底线。
  「好吧好吧,我不说了,妈你继续。」表面上是被母亲训后的害怕,实际上,
听着一向传统,连一点肌肤都不愿意露出的母亲亲口说出如此淫荡的话语,王江
的心里早已激动不已。
  「好吧,那么接下来……」如果说之前的口交只是一道开胃的凉菜的话,接
下来就是最可口的正餐。
  只见余思南将王江下半身的裤子全部褪下,然后,对准早已挺立的阴茎,跨
坐了上去。
  「嗯…………」温润的小穴像是母亲怀抱孩子一样,无条件地吞没他的阴茎。
  无数的肉褶摩擦着王江脆弱的小弟弟,因为未进行足够的前戏,余思南多年
未被开发的小穴显得有些紧绷,带给王江更深的快感。但也因此,余思南感觉身
体像是被撕裂般,表情显得有些痛苦,以往流光溢彩的眼睛带上了些许的雾气。
  「妈,我好难受,你稍微放松点。」听闻自己的儿子因为自己而感到不适,
余思南立马不顾自己的疼痛,极力控制让自己紧绷的肌肉放松下来。
  「妈,那接下来要怎么做?」
  「接下来……」只见余思南稍稍上下活动了一下,让自己的穴道足以适应王
江阴茎的大小。然后,开始加速运动起来。上上下下,房间中回荡着肉体撞击的
声音。慢慢地,余思南的眼中不由自主地染上春意,白皙的肌肤也开始变得粉红。
  「妈,【榨汁机】的榨汁速率可以调得快一点吗,感觉现在的速率有些慢啊。」
王江就这样仰躺在沙发上,看着他妈妈的乳房随着她的动作而剧烈的晃动着,而
且似乎有变大的迹象。
  还没等余思南反应过来,她的身体已先于她的意志行动了起来,就像是一个
马达一样,以极快的速度做着上下上下的活塞活动。
  「不行……啊……」然而余思南久未滋润的小穴却受不住这样的刺激,导致
她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
  下一刻,王江抱住他的母亲将她下压,同时一口含住那颗粉嫩诱人的乳珠,
还时不时舔弄粉嫩的乳晕,引得她娇喘连连。
  / 在主人对【榨汁机】工作效果不满意的情况下,有权利对【榨汁机】进行
任何部位的调整/ 因此,哪怕王江如此,他的妈妈也并未觉得有太大的不妥。
  当然,他的母亲也并未停止她身为【榨汁机】的本职工作,依然卖力地抽送
着,而且还逐渐随着王江的需求而不由自主地加快着。
  「江江……」随着快感的不断累加,余思南的身体泛起潮红,本能地叫出声
来。
  「妈,怎么了?」王江终于放过已经被她舔弄地坚硬无比的乳珠,而改口为
手,接着把玩起来。
  「好热……感觉【榨汁机】要坏了……啊!」还没等余思南说完,王江便故
意向上一顶,惹得她一声呻吟。
  看着此刻自己的亲生母亲因自己的指令而做出与道德相悖的事情,说出往日
绝不可能说出的淫荡话语。此刻的母亲,一边履行着自己作为【榨汁机】的任务,
不停地上下起伏着,沉溺于情语中,一边因为潜意识中的传统观念,而无意识地
露出害羞的表情,配上她本身就略显可爱的五官,活像一个纯洁的妓女。这种反
差,让王江不由自主地更加兴奋起来。
  「妈妈,那剩下的工作就交给我吧。」说完,王江将他母亲扑倒在沙发上,
然后架起双腿,呈现男上女下的体位。
  【啪啪啪啪】,撞击变得更猛烈,而余思南只能攀住王江的肩膀保留自己的
平衡。
  【啪啪啪啪啪】,每一下,都狠狠地撞进当初孕育王江的子宫里。
  「妈妈,要来了哦,请不剩一滴地完全榨出来哦。」
  「来吧,江江。」
  【啊】,随着一声怒吼,王江腰身一挺,将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射入母亲的子
宫内,而他的母亲也在一瞬间达到了高潮,水乳交融,像是出生时那样,融为一
体。
  「江江,果汁真的这么好喝吗?真是的,像个小孩一样。」此刻的王江,正
如同一个孩童一样,被裸体的余思南怀抱着,吮吸着她的乳房,而余思南,只一
脸宠溺地看着她的江江。当然了,所谓的果汁,也只是事先在乳房上涂抹好的蜂
蜜。
  不过如果母亲能怀孕的话,大概就能喝上最新鲜的果汁了呢。王江在心中默
默想到。
  「说起来,妈妈,我们家不是没有【储物柜】吗,明天我带一个回来,你看
看怎么样好不好?」
  「好,江江的眼光,一向都是最好的。」余思南只温柔地回应道,一如往常。
  而此刻的叶欣,正与她的男朋友甜蜜地约会着,全然不知,黑暗,即将来临。